韩一亮心有余悸,觉得“这里不能待了”,但“每天有人看着”,他不敢犯险。

十年杳无音讯,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已经没了。